Rosalie-

談無慾和他的敵人們 作者:與生俱來人中貓

落花拂衣:


瀚海之戰攻略

戡魔之戰中,解破魔界所在本身機密,是關鍵的機密。因為魔界入口始終可以到處變幻,真正所在地也不明,結界更可隨著魔將移動,「地利」始終在魔界這一方。這背後的關鍵在於魔界本體是「活物」,它提供所有魔界人員動態的庇護所。魔界的優勢跟他們老是利用結界有很大關連,進可攻,退可守。就算推出所有人力中原能佔上風,那也只是一場戰役的勝利,要是魔界退回基地,中原仍然一籌莫展。因此瀚海之役的主要目的是解破這個機密。

練峨眉、佛劍在萍山上合力要用阿那律眼解破魔界祕密。但魔界也設有防護罩,所以中原必須在一定時限內打破防護罩,讓佛劍能使用阿那律眼觀破,這是此戰目的,而這一戰的總指揮是談無慾。

單挑魔人阿魃仔,自從與談談一戰傾心之後,每日言必稱談葛格,每次作戰會議,不管冥見、鬼知怎麼引導,主管做出的裁示一定是「所以我們要好好對付談無慾」。全家總動員,三不五時就要派人去問候,無論下雨打雷探班站崗都不缺席,自己更是隨 call 隨到,真不愧是脫俗仙子特殊奉獻獎二屆得主。

進攻瀚海之役,魔界當然還是鎖定談談是領軍人選。魔君在行前精神講話時,嗆螣邪郎說上次你負責的人現在還在,你應該知道怎麼辦,業績零成長魔人螣邪郎只好戮力出戰。正面對上談談,談談看到他,還兇霸霸地質問:上次那箭是你射的?(談談你好會記恨哦~)

這次瀚海破陣的佈局能得到全勝,魔界敗戰總檢討時也得出「談無慾你真沈得住氣」的結論,策略排佈其實相當精彩,分析如下。

這個策略的要點在於要先把駐守魔界內部的魔君引出,才有機會攻擊陣眼。陣眼破了之後,佛劍才能觀看魔界全貌。如果魔君好整以暇地坐鎮內部,羽人的奇襲很難奏效,所以一定要誘出魔君。

步驟的安排是這樣的:
1. 佛劍在萍山上待機,等候陣式被破。

2. 談談與白髮雙戰與螣邪與赦生(師兄弟對親兄弟),談談採拖戰策略,目的在於要讓魔君等不及自行出手。他一直在注意時機,在時限內必須把陣式破解,但魔君出現之前,他必須沈住氣。就當他自語「來不及了」的當下,魔君現身(果然是特殊貢獻獎得主)。

3. 魔君出現,白髮劍者被夾擊,談談拋下螣邪,直攻魔君(螣:啊,不要跑啊,我的業績~~),看起來好像護師兄心切,不過其實策略上他們的目的本來就是牽制魔君,螣邪並不重要(螣邪:.....(受到打擊))。

4. 就在魔君、赦生、螣邪注意都轉移的時候,奇襲一號機羽人高速衝入,跳過眾人,直攻陣眼,魔君趕緊要回防,卻被奇襲二號機鹿王泊寒波擋住。
5. 陣式被破,策略成功。

最後要脫出,我倒是覺得他們行有餘力,談談一句「大家背水一戰吧」,說得輕鬆,結果是白髮劍者出手轟破陣局。
(阿素:師弟啊,這叫精的出嘴,笨的出力嗎....)
(談談:誰叫你現在不會講話~~啦啦啦)

最後談談一聲「走」,也是乾淨俐落。練阿姨在外接應,一掌就幫他們擋住所有追兵。

基本上談談這次的瀚海導遊做得挺不錯的。



談無慾在罪惡坑的奇妙生活

罪惡坑的狂龍,從一開始對談談就採取「異常」友善的態度。

談談初次到罪惡坑,聲言要為練雲人復仇。狂龍感激涕零,不但把姊姊的聯絡簿送給談談,還衝過去說︰「讓我抱一下,表達我的謝意」。(談談竟然就輕輕鬆鬆給他閃開,害身後的赤雲染差一點遭到狼吻)

沒想到實情暴露後,狂龍趁中原空虛,直攻琉璃仙境,以屈世途為要脅,俘虜了談無慾。但談才子雖然成為俘虜,卻採取絕對的高姿態,從一開始看到老屈被逮、受制於狂龍時,那個「隨便你~」,還把狂龍的手一把打開「我自己會走~」,那個才子脾氣神氣到不行,再來真的是「既來之、則安之」,跟狂龍喇勒來喇勒去,狂龍還拿出罪惡坑第二罪首候補之位想跟談談簽約,感覺上小龍龍還真需要有個人在旁可以刺激他的腦力才會覺得好玩。

老素來保人的時候,其實不用多說,大家心下明白,不管是從哪一方的利益著想,都是留下談談為上策。屈伯欠缺自保之力,如今之定位似乎也不能擔任探知敵情的角色(其實早期線伯是天下第一的反間反反間,現在可惜都不讓他發揮了),在中原來看,當然是要靠談談探測狂龍實力和神器資訊;在談談的立場,這正是他發揮的場域,那個「好名聲」讓來讓去,其實都是場面玩笑話;在狂龍的立場,則最是微妙,以人質價值來看,談無慾當然高,但是相對風險也大,但通常絕頂聰明如狂龍的人,也都會有好奇心與好勝心,越是有挑戰性他就越想玩看看。所以甚至連談談的行動都不拘束,只是封住他的經脈,防止他逃走或反撲。談談對他來說,應該是非常新奇有趣、可研究的對象吧(說不定談談曾經跟練阿姨要好也是潛在原因之一)。

然後就是狂龍沈睡時,談談安然在旁靜坐,那一幕真是充滿不協調的美感和趣味。尤其是談談聽到打鬥,站起身毫不在意地就施施然逛出去,像在走灶腳一樣,真的讓人不禁浮起微笑。打鬥完,狂龍明知並未取勝,還是擺著勝利姿勢說談談我很厲害吧,談談則是略做評論就自己走開了,一派安之若素的神情,哎,談談你真是可愛到骨子裡了。怪不得狂龍越來越想把談談列入罪惡坑常設主管的樣子,雖然談談每次都在兜圈子,什麼建設性的發言都沒說,小龍龍又開始拍著談談的肩膀,說我幫你加薪吧...

失去安全感的破老三,生怕自己失寵,趁著老大出門趕快私自要放談談回家,談談還很擺譜,說我不能走啊,不解開功體禁制我出去不是羊入虎口嗎,你不怕老大生氣嗎,還有我的劍呢,破老三全部一一照辦再雙手奉上鳳流劍,大才子拜託你快走吧~~結果談談就這樣施施然出坑來了(很遺憾的感覺)。

在凌威入主罪惡坑之後,談談又主動申請,再度進駐罪惡坑。這次是看到本性善良的凌威,一看到可施教的學生,談談的「教師」職業技能馬上自動發動,開始傳道授業,保護學生的本能也啟動,連去搶東西的鬼梁阿伯都被無辜波及,被大大訓斥他踐踏孝子的心意......真的是完全切換到「教師」模式,罪惡坑改掛牌好人幫,真是不得了的談才子。

只是罪惡坑的坑民們可能面臨不下於狂龍統治的惡夢,每天早自習、勞動服務、聽談老師上課、寫作文、交作業,感覺蠻慘的.....(當初就是書念不好才出來混的)


味美量多料實在的鬼記火鍋專賣店

奇象時期鬼梁絕對有資格可以奪得「圍爐大賞」,他以覆面人、聞人千秋、鬼梁天下的身分不知道被圍了幾次,而且都安然無事,真是厲害。

尤其是談談、阿素和葉小釵三人圍住聞人千秋時,這可是史無前例的組合。想當初地理司也沒有這種規格的待遇,最大場面那次也只是日月雙人小火鍋而已。日月圍鬼梁時則還帶小釵同行(三人同行,一人免費?),顯然鬼主這鍋是比較大鍋。

更爆的是,當談談另一次帶著一群人去圍他時,出場唸完「統轄文武半邊天」,鬼梁竟然忍不住接著唸:

「好一個計中計,好一個局中局。」

害我當場笑出來,鬼伯你是想 cos 地理司想太久了嗎?要唸這句也要上次日月合唸詩號那次才對啊,還可以接下去...「好一對日月才子」。可是這次只有談談一個人在,只能唸到這裡。鬼伯一定覺得很遺憾。

我在想鬼伯是不是也把日月合攻地理司那段重看不知多少遍,才會接的這麼自然....

說起鬼記火鍋店真的是不同凡響,奇象時期大部分的圍爐場面都是他供應的,從蒙面單挑涮涮鍋、日月雙人小火鍋、雙橋麻辣鴛鴦鍋、日月加小釵三人同行一人免費健康鍋到最近的年夜大圍爐,菜色豐富,真的很專業沒話說,向鬼伯的專業精神致敬~~


公開亭約戰-北辰元凰之覆亡

阿素與北辰約戰公開亭的消息傳來,人在罪惡坑的談談馬上遞出假單(真的是二話不說,「馬上」、「旋即」、「立刻」),說幫主我有事離開幾天。不過說得含蓄也沒用,談軍師的心事連凌威小朋友都猜的到,馬上說如果要兄弟幫忙,我們隨時出動哦~

在公開亭之前,談素二人望著阿素與元凰的對戰宣告,談談對於阿素匆促約戰不甚滿意:

談:接受北辰元凰的挑戰,真不像你。
素:哦,你認為素某不該接受。
談:如意算盤總有算錯的一天,
素:人生本是賭局,輸贏之定,算準又如何,算差又怎樣呢?該做的事總是不變。
談:只差去做的人是誰。
素:耶,道友,你這句話是在埋怨嗎?

這段話的意思不是那麼好解。一開始北辰元凰開出賭局條件,說不止素還真自己,連談無慾、葉小釵、傲笑、三先天(他第一次還有說反正所有你素還真認識的人都包括在內.....真是獅子大開口)都要受拘束時,我是真的覺得很奇怪。素還真管不到傲笑紅塵這天下皆知,就不用提了。三先天裡除了劍子之外,佛劍、龍宿就不見得買帳,素還真沒道理做這種承諾。我認為阿素從一開始就沒打算輸了要遵守諾言(分身早就都藏好了),所以老神在在隨便你開什麼條件都好。

不過這樣似乎太低估北辰元凰的能耐,因此談談不太滿意地埋怨「如意算盤也有算錯的一天」,阿素則輕鬆地說「人生本是賭局」,算準算差又如何,意思是置死生於度外,就算失敗,「該做的事總是不變」,所以才引起談談大不滿:「只差去做的人是誰!」(你失敗是我辛苦耶~) 不過埋怨無用,素還真早就算好要讓談談接手的。正因為所有事都會掉到談談頭上,所以談談作勢小抱怨一下。不過我認為喔,談才子的真心應該是擔心這著詐敗險棋要是出問題,素還真搞不好有性命之危。不過談談當然不肯承認他在擔心素還真的安危,所以就對阿素的計策嫌東嫌西,嫌他不周密,其實是在掩飾他的不放心。

阿素則是啦啦啦~「耶,道友,你這句話是在埋怨嗎~」反正一皮天下無難事。

我想這段大概是如此解。所以阿素發現陪同他到地之角的談無慾竟然跟著一起中毒的時候,忍不住激動地要求元凰「交出談無慾的解藥!」,還說「你要違約嗎」(自己打算違約的人這樣質疑別人不是很有說服力啦阿素),這裡大概就是如意算盤發生差錯的地方,不過這種程度的風險,師兄弟二人應該都還擔的起,理論無用後,談談甩甩拂塵說「無所謂,反正被素還真帶衰,也不是頭一次,素還真,你就乖乖在此,我先離開了」(反正都這樣了,口頭上占點便宜再走),阿素也只能無奈地說「又連累你了」目送師弟離開。

接下來獨自負責執行佈局的談無慾,大概是覺悟反正事已至此,突然擺脫了之前擔憂與斟酌,採取迅捷的行事風格,做起事來幾乎聽得到節拍似的節奏明快。心底已定,全力執行。兩集之間他見了一大堆人,決定了一大堆事情,每件都是乾淨俐落,直問直答,決斷迅速。對於可能陷入膠著的狀況,當機立斷,馬上放手,例如懸橋之事,交給西風逕自離開。必要的資訊收集,也是毫不客套,別人詢問什麼就快刀斬亂麻,聽我的就對了,自己要見誰要什麼訊息就直接開口,聽到漏洞就指出,完全直接不轉彎。五指峰之局更是果斷,找了天來眼,人家還在驚訝素還真發生了什麼事,他就說阿素私自訂約又輸戰,我沒辦法;人家問那是不是要救他出來,他馬上回絕說:救出來我也會死,所以不救;反正就是斬釘截鐵,說一不二,重點就是由我談無慾接手處理就對了。天來眼問談談「有幾成把握?」,談談馬上回說

「異者,談無慾不做沒把握之事,這是我的原則與信念。」

好自信的談談。滄伯第一次去拜訪,才寒暄幾句,咦,怎麼出門時就手裡就已經領到一件熱騰騰的任務了?談才子還真是不浪費時間啊。

最後北辰元凰在天時、人和、地利俱失之下殞命,元凰自皇城、翳流以來幾番起伏,終歸塵土。主導全局的談無慾沈默無語。

我認為依談談的品格,對於也是在一定品位之上的人,他是不出惡聲的。他已經把元凰定位為敵方,下手自然不容情。但是以談談的歷練,在敵對時爾虞我詐的算計權謀,都是常態,都在遊戲規則之內,沒什麼好特別非難的。一局開出,有人勝出,有人落敗,就是如此,我想他不會去做那種歷數元凰的罪狀、說如何罪無可赦之類的事,因為對談無慾而言,這本就是涉足江湖的代價。

這一點縱使他曾與玉階飛論交,我想也不會有所改變。談談沒有承諾過要輔佐北辰,他一開始就很明確地推辭,只願意把對方當作一個勢力來談合作。但自六醜以來看到元凰的起起伏伏,他不會心無所感。

只是個人層次的感傷,談才子都是埋在心底的。

评论
热度(3)
  1. Rosalie-落花拂衣 转载了此文字

© Rosali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