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salie-

燕剑出坑留念

设定告知:
人物基本为黑白龙狼设定,但有私设。
有ooc。
文笔无。






世人皆知史将军府上有三位公子,大公子细心聪慧、二公子善良懂事、三公子因被人贩子拐过一回,后寻回来便是如此憨厚木讷的样子,但也是瑕不掩瑜。三位公子关系非常好,因史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府内一切便由大公子打点。
小公子因被拐过一回对人对事虽然表面看起来木木的,内里其实十分敏感,对人对事点点滴滴略有不快之事都暗暗藏在心里。他心中常想,若我有大哥一半聪明就好了,旁边二哥一见他如此表情便知他心情低落,时常也就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想太多。
城外有一片竹林,因不想哥哥们为他的事情费太多心思,小公子心情不好时常常去那里发呆。与往常一样,小公子到那里时却发现一浪人打扮的黑发男子抱着武士刀在小亭里打盹儿,眼周那清晰可见的一圈青黑,那样坚韧又一丝不苟的模样,让第一次见他的小公子一度以为他是一个很严肃的人。他轻手轻脚的离开,并不想打扰他人的休息。
“诶,我看起来有这样可怕吗?见了就躲?”
小公子回头看见那浪人模样的男子已睁开了眼,先前仿佛看到的一种忧郁的气质淡了许多。他仿佛已在中原呆过许久,说话的腔调亦与中原人无异。
“对不住。”
“我就开个玩笑,这凉亭也不是我一人的,要是打搅你我便走吧。”
亦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小公子还未出声那人已经走远了。
高手。
凝视着那人的背影,忧郁的感觉仿佛浓重起来。在那之后很久,小公子也未有忘却这样一个背影。

一切改变的太快,将军府平淡温馨的日子,随着二哥小空被东瀛人所抓而一夕骤变。回想往日二哥对他的殷切照顾,小公子顿觉恨极了东瀛人——冒犯我国土、绑走我二哥——不可饶恕!
在不知与绑架二哥那群东瀛人交手了多少回之后,小公子奄奄一息的躺在血泊中,心中满是恨意和不甘。意识随着天上飘落的白雪渐渐消散,在失去意识之前,只隐隐约约看见一片藏青的衣角,小公子心中无声的呐喊:“救我!”

在山洞中醒来,身旁是不远燃烧着的火柴堆,身上披着意识消散前一刻看见的藏青衣衫,小公子未觉得身上的伤有多痛,只想再去找那群人。
刚想坐起来,只听得旁边一人说道:“不想没命就好好躺着。”话里辨不出任何情绪。
小公子努力转头,看见那人背对着他黑发披肩仅系了个小辫在脑后,武士刀放于身旁,双手交叠托着下巴,正面对岩壁不知道在做什么。
“你是谁?”
小公子略略紧张。
“犯不着这样有敌意,倘若我想杀你你现在就不会醒了”,浪人年轻的声音不以为意的回答道,“我叫剑无极。”
“……”
“真是一头牛,我说了我的名字,你的名字呢?”
“……”
“……算了,不说也罢。”那人依旧未转身,小公子盯着岩壁发呆。
将将养了半个月,小公子的伤势才好了一点。小公子于是又想着去寻二哥。
“我说啊,你之前有打过他们吗?你认为你现在就打得过他们吗?你现在去就是送死!”剑无极勾着嘴角嘲讽道。
“打不过就不打了吗?!你不是我,你不明白失去亲人的感觉!你们东瀛人劫走我二哥,都不是什么好人,我就算是死也要救他!”小公子暴跳如雷。
“好呀!好呀!”剑无极脸色惨白,哈哈大笑,这笑声里毫无笑意,“是呀,你想要找死你随你便,我也没想做好人,你现在给我走!”
说罢手向山洞口一指,便不再说话,只拿着自己的剑往更里的地方走去。

因着半月来雪山银燕每日着急养伤,几乎未曾离开过那不足30米的小山洞,所以从来不知山洞后有一条路是通向外侧的。剑无极沿着小路走向山洞后,哪里是一处悬崖,正巧面对的是西边,此时已近黄昏,天边染上了金色,剑无极习惯性的双手交叠支在下巴上。无疑,雪山银燕这样说他他是十分生气的,但也体谅他想救二哥的心情。最终,他还是不放心雪山银燕,拿起刀向雪山银燕走时的方向追去。
——也幸而他追去了,他到达时雪山银燕昂与月牙岚交手正在紧急的部分,带伤的雪山银燕不敌月牙岚眼看就要死在月牙岚的极招之下。剑无极想也没想出招一挡顺势带着雪山银燕离开战圈,等现场烟雾散尽,燕剑二人早已跑远了。

“我再来晚一点,你就危险啰。”
“对不住。”
“你…算啰算啰。”剑无极摇头,“你连溘乌斯都不知道怎么用怎么能打得赢。从今天开始我教你用溘乌斯免让你送死。弄得我要跟着到处跑。”

后来,雪山银燕学会了如何使用溘乌斯果然实力提升了一大截,月牙岚因任务屡次失败而受戒灵鞭之后大伤元气,他的职责由八门中地属性的门主真田隆三代劳。

说来与真田隆三交手的次数已有五六次,剑无极深知此人刚愎自用,利用这个弱点危急时刻自然能创造一线生机。此次真田隆三和另一人押着小空去向西剑流在中原的总部。祭司的幻灵眼一直跟着他们一起走。
交手是无可避免的。
但当一旁鬼夜丸,召唤出他所做的傀儡之时,一切便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过去。
“始!是始吗?我是大哥呀!始,你说句话好吗?”剑无极平时的理智仿佛在看见傀儡时消耗殆尽,无法控制的冲上前去。
“呵呵,这具傀儡是当时灭门东剑道时所制,据说是叫风间始的东剑道的后代,据说他还有个大哥…啊啦,你该不会就是他的大哥烈吧。”鬼夜丸病态的笑道:“可惜他现在是我的傀儡了,听不到你说话的。”
往日二人对真田隆三有够勉强的如今对上三人,简直毫无胜算。特别是在鬼夜丸知道剑无极是傀儡的大哥之后,傀儡的攻击基本就对着剑无极。
在理智终于回笼之后,剑无极开始考虑他与雪山银燕现在的情况。剑无极无法放下雪山银燕也无法放着小弟不管。
片刻之后,究竟决定自己牺牲。

利刃捅进身体的感受并不美妙,甚至十分痛苦,身体的力气伴随着血液的流失逐渐消散。依靠溘乌斯爆发的冲力暂时性冲开真田隆三鬼夜丸二人,剑无极越过风间始的肩头对银燕喊道:“银燕,快走!!!”
“我……”
“走!”
目送银燕飞速离开,剑无极终究力气散去趴倒在风间始的肩头。
“……永别了,我的小弟……”
最后这一句呢喃究竟不知道是在对已成为傀儡的风间始说还是在对已远去的雪山银燕说。

“哈吉咩,大哥对不住你…”剑无极又是流泪又是叹息,同时被背后来的两道攻击击飞,随后彻底失去意识。






“哈,看来温皇来的正是时候啊。功名爵禄尽迷津,贝叶菩提不受尘。久居青山无白眼,巢禽穴兽四时驯。受人所托,此二人不许你们带走。”
只见真田隆三攻来,神蛊温皇羽扇轻扇却见真田隆三仿佛被重击后背撞上树干直吐血。又是一扇,在现场监视许久的幻灵眼亦被击散。随后转头看向鬼夜丸,问:“你也想阻挡我吗?”
鬼夜丸浑身颤栗,赶忙摇头,神蛊温皇一笑,“如此便好。凤蝶,将二人带上。”
“是,主人。”

“剑无极多谢温皇救命之恩,也感谢温皇救回了我的小弟。”剑无极鞠躬。
“无事,举手之劳更何况是受人所托,你真正该感谢的人并非是我,而是你的师尊。”温皇躺在躺椅上看剑无极。
“师尊?”
“是他请我救的你,于西剑流,他立场微妙,所以他请我来救你。你已好的差不多了,现在带着风间始回东瀛去。你师尊说过,你要有一天学剑学成报仇的,但那一天还未到。”温皇闭上眼。
“可是雪山银燕那边……”
“雪山银燕那边免担心,日中则昃,月满则亏,史艳文已经介入了,这件事大约没有多久就要结束了,西剑流快活不了多久。”斜了剑无极一眼,又继续说“雪山银燕是史艳文之子,不能死。”
剑无极点头。

再后来,剑无极与风间始坐上了回东瀛的船。剑无极心中还是有些惋惜的,那只笨牛,没有人拦着只会往前冲,幸而现在有大哥父亲在他的身边。或许……不久以后他的二哥也要回来了,到那时他就会忘了他吧?想到此,剑无极还是有一些惆怅的,但小弟未死便是这几年来最好的消息了——剑无极满足的想。


———————————
银燕和宫本总司有关的,只不这里设定是总司救过银燕。
所以结局还是可以脑补的。没准哪天银燕就见到了剑了。

最后想说一句,被新剧伤的彻底,磨磨蹭蹭一个礼拜终于写完。唯一就是心疼吾剑。这样。


…………其实写后半部分的时候已经困成鬼了。

评论(16)
热度(6)

© Rosalie- | Powered by LOFTER